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生意场外,遇见“6分”的毛大庆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2/10/08 Click:
html模版生意场外,遇见“6分”的毛大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d88尊龙最新登录地址.net.cn)记者 周南 王晓慧 北京报道

  一人可有多面,面面皆可峥嵘。从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到优客工场创始人,这些年,在生意场上闪展腾挪的毛大庆还“捣鼓”着写作、翻译、脱口秀、包子铺、农场……不亦乐乎。

  《华夏时报》记者见到毛大庆则是在一场以“2022百城万人健心跑”为主题的公益活动上,一群人用21天打卡105公里对抗抑郁,毛大庆是当日的旗手。

  春雨潇潇,毛大庆一身运动行头外还套了件一次性透明雨衣,完成领跑任务后,他将旗帜递给工作人员,匆匆几步跨入临时搭建的帐篷内,跟记者打了个照面。

  于是,在北京冬奥公园的跑道边,自称“6分”的毛大庆,跟记者翻了翻他的“抑郁经”和“跑步经”,聊了聊他生意场外的另一面。

  对抑郁症的底线思考

  毛大庆的抑郁症可以追溯到2013年,当时他还在万科工作,房地产项目盘子大、社会关联度高,作为高管的他处在旋涡中心,“官方干预+老百姓质疑”是常态,长期快节奏、强压力的生活造就了一面是瞩目的成绩,一面是搅扰得他痛苦不堪的抑郁。

  如果说就医、服药、咨询为他科学认识抑郁症打开了一条缝,那么跑步就是毛大庆“抑郁经”里的重要转折。从健走到800米、2公里、5公里,直到今天,毛大庆已经完成了人生的第128个马拉松。

  9年,毛大庆关于抑郁症的挣扎和从憎恶跑步到爱上马拉松之间的过程全部化于唇齿间的轻描淡写,只是当记者问及他是否已经完全从抑郁状态中走出来的时候,他直言:“绝大部分,不能说完全走出来了。”

  在毛大庆看来,抑郁症并不存在所谓“治愈”,这是一个抑制、克制和调整的过程。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受天气、季节等外部环境的影响,他的症状也出现过多次反复。“但是在坚持跑这件事上,我是非常坚决、坚定的。积极的运动和有规律的跑步会大幅度降低罹患抑郁症人的痛苦,当然,它只是一种介护和医治的手段,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认为跑步可以治愈一切。”

毛大庆(右一)陪跑抑郁症男孩毛大庆(右一)陪跑抑郁症男孩

  抑郁症让毛大庆开启了自己的马拉松之路,从痛苦到平和摆渡也确实让他生出了新的哲思和动力。“但是,我无法把得抑郁症界定为幸运,或者不幸,可能每个人生下来就有自己的命运,我是一个尊重命运的人。这是生活出给我的一道题,我就去面对,去处理,去克服。”

  实际上,病耻感和自我污名化是很多抑郁症患者隐瞒病情甚至加重病情的导火索,得了抑郁症是否要主动说出来,毛大庆认为这是个人的决定。而他丝毫不避讳将“抑郁症”作为自己的标签之一,目的有二:“我想要治愈我自己。其实,愿意说出来让别人倾听是一个很好的征兆,代表你在积极地面对自己、解决问题,这也是拯救自己的一个重要抓手,当然,要找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另外,我希望让更多人看到,抑郁症没什么大不了,我也在积极地抗击抑郁、积极地运动,我也在认真地生活,同理心和共情对克服抑郁症非常重要,我也希望给抑郁症患者树立一个可信赖的榜样。”

  毛大庆也确实做到了,他用跑步对抗抑郁的做法吸引了大批拥趸。而谈起自己的“榜样”,毛大庆称内心并没有一个特定人选,但是当在人生“特别低谷”的时候,他会想到褚时健。

  褚时健在世时,毛大庆三次和王石前去拜访,褚时健用15年成为“中国烟草大王”,却在古稀时入狱,74岁二度创业,84岁成“中国橙王”,91岁去世。这位“传奇式”人物跌宕的人生经历,和与其近距离接触时扑面而来的坦然、通透形成对比,这让毛大庆深受触动。

  “王石曾用巴顿将军的名言评价过褚老: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我非常认同,这是一个人特别可贵的能力。所以每次想到褚老,我就会跟自己说:‘我们又能怎样’‘再大的困难还能怎样’‘要好好地活着’。”

  在毛大庆看来,抑郁症也是一种“低谷”,而“低谷”和“顶峰”,此间沉浮不仅关乎抑郁症,还关乎人的一生和生命本身。“其实不见得褚老是为抑郁人士树立了什么榜样,而是他让我觉得人要好好活着,人要积极地活着。人这一辈子有大大小小的低谷,有时候要很艰难才能爬出来,但是生命本能的力量一直存在。”

  顿了顿,毛大庆补充道:“只要生命在,其他东西都没关系,这也是对抑郁症最底线的思考方式。”说话间,他弯腰把地上不知谁丢弃的雨衣包装袋捡起来,放进了旁边的收纳箱。

  毛大庆的跑步哲学

  “我是一个不喜欢跑步的人,我特别不喜欢跑步,我小时候经常跑步不及格,还因此碰到过升学困难,所以我特别憎恶跑步。”几番强调,毛大庆过去对跑步的“痛恨”可见一斑。话锋一转,“我现在很热爱(跑步),跑了100多场马拉松,我很适应也很需要它”。

  实际上,自跑完第一个5公里后,毛大庆就觉得“人生好像被推开了新的一扇窗”。从体能的锻造到精神的洗礼,在跑步中掌控自己、享受留白,毛大庆有自己的跑步哲学。

  没有哪次跑马拉松让毛大庆觉得“轻松”。内心的自我拉扯,和身体极限、恶劣环境作斗争,败下阵来的跑者不在少数,为此,马拉松比赛会设置“收容车”,对于无法在规定时限内完成比赛或因种种原因中途退赛的选手,主办方将其“收容上车”,接回终点。

  但是,“一旦出发,必须到达”是毛大庆对自己的要求:“我不追求速度和成绩,我可以慢慢地感受和掌控我的身体,天气不好、外部环境恶劣,我就慢一点,确保安全。完成,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我的目标。”9年128场马拉松五千多公里,他不曾退赛一次,没有一点伤病。

  对于那些未能“到达”的人呢?

  毛大庆语气温和地说道:“我们并不是天生就会跑步,很多新手因为对马拉松的知识了解不够充分,准备不足,身体无法适应,一次比赛没有完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这也是马拉松蕴含的道理。人有很多机会可以重新开始,一次马拉松不成功没有什么。”

  奔赴终点的“到达”之路,也是毛大庆的“内观”之路。

  毛大庆直言,跑步让自己和自然、天地的连接变得更为真切,让他对身而为人的生活道理有了更加直观的感受和通透的理解:“比如不再攀比,不再追求表面外在的东西。”

  2015年2月,在零下20多度的极寒中,毛大庆迎来了自己的第20个全马,一股股凛冽让他体力耗竭也让他愈发清醒,在冰天雪地中,他得以抽离而出,清晰地观察、审视、感受和聆听自己。如此,“一次次的累积,令我开始在内观的过程中形成一层无所畏的心理外膜”。

  内观的同时,毛大庆坚定地奉行着“利他主义”。

  2015年9月,毛大庆完成自己第29个全马并兑现承诺,陪伴一位抑郁症患者完成了其人生的第一个全马,成为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公益跑者。陪抑郁症患者跑、陪第一次参加马拉松的新手跑、陪视障人士跑、做关门领跑员……每一次陪跑,都是用跑步的方式完成对彼此生命的陪伴。

  2014年10月,毛大庆还联合20余位北京地产界、金融界热爱长跑的高级职业经理人成立了“毛线团公益跑团”,建立职业经理人的健康跑步圈的同时,还设立了毛线团爱心体育公益基金,以跑步众筹的方式募集图书、运动服装、体育设备等,对贫困地区进行公益捐赠。2016年8月,毛线团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北京九色光公益基金会。伴随着公益触角的不断延伸,公益跑团也从最初几十人的精英队伍扩充到社会广泛参与的数千人团队。“现在我们的队伍有白领,有外卖小哥,还有自由职业者。”

  医生问诊抑郁/焦虑时,常有一个“主观评分”环节,采访结束前,记者问及:“如果让您给自己此刻的生命状态打个分,0分代表最差,10分代表最好,您会打几分?”

  毛大庆思忖片刻说:“我觉得可能也就是6分。”

  对于这个并不算高的分数,他解释道:“我现在不是特别好,疫情以来的这一两年,我也有很多问题,包括公司的问题、个人的问题。我现在也正处在一个跟自己抗击的过程中。”毛大庆顿了顿说:“可能疫情之下很多人都不会太好,创业者、企业家都非常艰苦,很多人都在煎熬中度过。在这样一段相对比较晦暗的时间内,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焦虑,需要不停激励自己。所以,我觉得6分也不错了!”言至此处,毛大庆哈哈大笑。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王晓慧